乌斯满的最后时刻:祈祷时前往大操场放风为防逃跑戴着沉重脚镣

20世纪40年代,阿山民变之中,一支名叫乌斯满的队伍异军突起。首领乌斯满,生性残暴,烧杀抢掠、无恶不作。抗日战争进入关键时期,乌斯满与外国势力勾结。

新中国成立后,乌斯满成为蒋介石的排头兵。中国人民横跨三个省份,才最终将其剿灭。

20世纪30年代,新疆北部的阿尔泰地区成分复杂,哈萨克、汉族、回族人数众多,其中大部分人都为哈萨克族人。这里依旧保留着原始的“部落制”,部落首领世袭,由库库岱家族世代传承。

1933年,新疆地区发生政变,军阀盛世才入主新疆。自此,新疆开启了长达3年的混乱时期。

1936年,在盛世才的铁血手腕之下,战乱才稍有平息。然而盛世才此人心狠手辣,为了维护自身的统治,打压异己,百姓们皆苦不堪言。

1941年,当地百姓忍无可忍,先后发动了两次暴动,盛世才集结了新疆所有的军队,将暴动的组织者尽数剿灭,只有两个暴动组织者侥幸存活,乌斯满便是其中之一。

乌斯满,何许人也?1895年,乌斯满出生。乌斯满的父亲在新疆地区做官,家中条件优越,乌斯满本人也曾经受过良好的教育。后来,作为一名普通的牧民,乌斯满便在阿山和外蒙地区做着贩卖牲畜的工作。

常年在盛世才专横残暴的独裁统治之下,乌斯满等人备受压迫。也正因如此,第一次暴乱时,乌斯满就义无反顾地加入起义军的队伍,担任起义部队的伙食管理工作。

1940年,起义队伍前往特克列,乌斯满带着40名起义者一同前往。多年力量积蓄,乌斯满如今已经成为一个部落首领。遗憾的是,乌斯满的领导政策大错特错。

盛世才追兵围追堵截,乌斯满只能率领自己的手下回到牧场库尔特。为了生存下去,乌斯满赋予了手下特殊的权利:抢劫、杀人。

乌斯满部落面临着断粮、战斗武器紧缺的危险,其部队便计划抢夺当地牧民的物资,以此发展壮大。是以,乌斯满在牧场烧杀抢掠、无恶不作。牧民们一经反抗,格杀勿论。

乌斯满的作恶范围越来越大,抢夺物资不计其数,死于其手的无辜之人更是数不胜数。那时八路军、新四军正在忙于对敌作战,无暇顾及乌斯满,这也为他进一步发展壮大提供了机会。9月,乌斯满率领的武装队伍已经成为草原上赫赫有名的强者。

1941年,第二次阿山牧民暴动爆发,乌斯满也是参与者之一。盛世才哄骗新疆当地有头有脸的人物,将他们聚集在一起,随后实施抓捕。

乌斯满凭借着经验断定此事并不简单,逃过了盛世才的阴谋。他率领手下来到了清河布尔根河附近,继续在当地烧杀抢掠,逼迫当地的百姓加入牧民队伍。

由于盛世才的围追堵截,乌斯满的队伍伤亡惨重。刚刚到达时,全队只剩下了十几个人,几杆枪。然而乌斯满天生具有强大的统治力,他沿袭原有方法,依靠抢劫继续发育,依托地形优势,给予盛世才军队有力打击。

1942年,盛世才已经无法继续阻挡乌斯满的发展势头,于是转变策略,计划诱降。乌斯满不以为意,严词拒绝,盛世才只能派遣骑兵,进行武力。令人们意外的是,在面对强大的蒙古骑兵时,乌斯满丝毫不畏惧。

他灵活指挥,击退了敌人,自此在新疆地区确立了足够的威信。众多牧民对乌斯满心生崇拜,纷纷加入其队伍,乌斯满的力量进一步发展壮大。1942年末,乌斯满的队伍打了几场大胜仗,已经发展为几十人的规模。

1943年,苏联与盛世才在新疆政权方面产生意见分歧,关系渐行渐远。因苏联仍然需要在新疆地区扶植代理人,于是将目光转移到乌斯满身上。7月,苏联与乌斯满取得联系,为其提供了大量的物资,作为“招安”的筹码。

到了9月,经过深思熟虑,乌斯满决定与苏联进行合作。双方达成一致意见,苏联为乌斯满提供武器,物资援助,而乌斯满将不再对抗苏联。在苏联的帮助下,乌斯满的势力已经发展到全盛时期。

10月,在乌斯满向全体牧民发出号召:拿起武器,反抗盛世才的独裁统治。自此,阿勒泰哈萨克复兴委员会成立,新疆暴动势力迎来了高潮。一呼百应的乌斯满,不再是从前令人闻风丧胆的“土匪”,而成为了一名拯救百姓于水火之中的大英雄。

10月,盛世才几乎倾尽整个新疆的兵力,对乌斯满部队进行围剿。乌斯满逐渐抵抗不住,开始向东部逃亡。12月,正当盛世才决定给予乌斯满部队最后一击时,却遭到了苏联的警告。

原来,乌斯满已经逃亡到外蒙边境,如果盛世才的军队越过边境,苏联必然采取行动,盛世才不敢轻举妄动,乌斯满求得一线年,经过一年的休养生息,乌斯满部队恢复势力,重新在当地活动。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,乌斯满的部队已经从当年的几十人发展到如今的3000多人。他们在苏联的帮助下,向盛世才发动了猛烈的进攻,逐渐占据上风。

新疆地区“暴动”趋势愈演愈烈,内部紧张不已。为了维护当地的秩序,增派4个师的兵力进入新疆,也正因如此,借助打击乌斯满的借口,神不知、鬼不觉地入主新疆。

军队进入新疆,攻城略地,势力壮大。在此之前,盛世才希望军队与乌斯满部队相互消耗,自己则坐收渔翁之利。然而乌斯满和进一步发展,盛世才的幻想也成为泡影。是以,盛世才再次自导自演,制造了一场主导的“暴乱”。

与此同时,再次与少数民族团体发生冲突,此时美国势力开始悄悄进入新疆。

1949年,在各大战场上节节败退,新疆政府开始计划和平起义,乌斯满再次心生不满。在美国人的帮助下,乌斯满的队伍不断发展壮大。美国人嘱咐:“好好使用美国给你们的援助,以此来反对。”

1949年9月,中国人民进入新疆,乌斯满等人则悄悄离去,酝酿着一个更大的阴谋。在此之前,乌斯满早已经“声名在外”。

与此同时,乌斯满成为了蒋介石的獠牙。蒋介石败退台湾之际,曾经致电乌斯满,将其封为“总司令”,乌斯满十分骄傲,更加尽心尽力。

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,乌斯满已经率领部下将哈密等11个县城的粮食抢购一空。

1950年2月,乌斯满诓骗2万群众,发动武装暴乱。暴乱自乾德开始,战火逐渐蔓延到新疆东部的各个地区。乌斯满行为愈发乖张,已经对新疆的治安产生了极大的威胁。深思熟虑之后,我军决定出兵将其剿灭。

乌斯满在罗少伟等人的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,40名匪徒带着武器,计划打击我军。

听闻罗少伟牺牲的消息,毛主席十分遗憾,随即下达命令:“乌斯满匪首与美特有关系,应坚决消灭之!”

接到消息后,朱德便开始了一系列的战略安排。后来,时任新疆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的王震接到了朱总司令的命令:为罗少伟和新疆人民报仇雪恨。

“除改善生活外,还需控制交通工具,朝发夕至,应以坦克、装甲车等,是匪有所畏而不敢横行。”

中国人民整装待发,正欲全面进攻乌斯满之际,突然被乌斯满提前得到消息,形势已然陷入危急。乌斯满派遣了700人前往伊吾地区,与中国人民正面相遇。

双方对抗整整40天的时间,直至我军援军赶到,才彻底将乌斯满部队击退。经此一战,中国人民与乌斯满部队的军事实力对比正式逆转。

青海一军、新疆二军以及甘肃三军派遣兵力,组成骑兵团,对乌斯满形成合围之态势。

骑兵团自敦煌出发,沿着青海公路追击乌斯满。新疆军区派遣唯一一架直升飞机,协助陆上军队,计划彻底剿灭乌斯满。

战士们擦干眼泪,继续行军。在当地牧民的帮助下,我军兵分两路,一路向南行军,阻断乌斯满部队的后退之路;另一路则继续前往,追击乌斯满残余力量。

“再加把劲,坚持一天,我们就可以翻越昆仑山!越过昆仑山,我们就是英雄!”

此时的另一支部队,则需要穿越冰沟,越过沙漠。为了轻装上阵,战士们没有随身携带帐篷,身体已经瑟瑟发抖。经过连夜行军,我军已经前往沙漠边缘。“前面是沙漠,我们的汽车派不上用场了,我们要用腿,赛过土匪的骑兵!”首长刘克明如是说道。

战士们进入沙漠,面临的却是与严寒完全不同的景象。沙漠气候炎热,战士们携带的水也已经见了底,口干舌燥。为了缓解燥热,他们趴在湿沙子上,为了维持生命,他们只能喝尿。众人历经艰难,终于追上了乌斯满部队。

部队行军几个小时,逮捕了乌斯满手下十几人,依旧没有见到乌斯满的踪迹。此时我军有些体力不支,行军速度减缓。

乌斯满见孔庆云只有一人,随后开枪射击,却没有伤到孔庆云丝毫。乌斯满继续拿起叉子枪,向着孔庆云刺过来,孔庆云面部受伤,血流不止。他顾不得疼痛,死死地抓住乌斯满的枪,将他从马上拉下来,二人随即扭打在一起。

“人民于本月19日一举生擒为西北各族人民痛恨的美帝国主义武装特务乌斯满匪首。”

被捕后的乌斯满,过着阶下囚的生活。考虑到乌斯满的宗教信仰,我党网开一面,允许他在祈祷时前往监狱的大操场放风。

1951年4月,乌斯满的审判正式开始。面对群众一边倒的声讨,残暴如乌斯满,脸上也露出恐惧的神色。最终,审判长包尔汉宣布判处乌斯满死刑,立即押赴刑场执行枪决。自此,匪首乌斯满一生,落下帷幕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